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 学院新闻 > 刘海方:宽博如海,似花芬芳——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人物专访系列
刘海方:宽博如海,似花芬芳——国关本科生导师制人物专访系列

发布时间: 发布时间: 2018-01-03   作者: 王诗语 张渝嘉   点击次数: 463   [] [] [] [更大]

        从内蒙到华北,从中国到世界,数载光阴凝结的智慧与底蕴沉淀在刘海方老师的眼底,一颦一笑,柔和温婉,缓缓述来。讲述的是导师制在国际关系学院落地的两年来,刘海方对这一“新生事物”的理解与体悟。

        “导师制最重要的就是在最适当的时候给孩子们最必要的帮助。”在刘海方眼中,导师与班主任有极大不同,“班主任再怎么努力,也无法真正的了解每一个同学。”而导师对学生的了解则会更加的深入。“在任教过程中,每当有同学拜托我帮他们写推荐信时,我都会有一种困惑的感觉,我对这位同学的了解只限于这个学期的这门课,我很担心写出的推荐信会太片面。”导师制能做到的,就是“将老师与同学长期的捆绑在一起”,使老师有更长久的责任感义务感,使学生能够更长久的受益。

        谈及愿意与同学们聊的话题,刘海方表示“应当因材施教,由需求作导向,无论是学术还是生活都可以有所涉及。”当同学们遇到的困惑,不能在朋友圈内得到解决时,就应该来找导师,“如果同学的需求十分紧急的话,那就应该放下一切活动去处理,尽可能的帮助同学,帮助他们完成人生的一个小小的过渡。”而针对16级与17级处于大学不同阶段的同学,刘海方与之交谈的内容也会有所不同。“一年级的同学刚刚入学,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学习状态上的调整。之前同学们在准备高考时完成的都是一些“规定动作”,而到了大学就必须要发现“真我”,必须摆脱之前的枷锁,唤醒自己学习知识的喜悦感。”她与一年级的同学主要也是在沟通这一方面。“而对于大二的同学们来说,问题不再是状态的调整,而是他们开始关注校园外的资源,视野更广阔,开始要将时政和学到的知识联系在一起。他们希望了解哪些资源能让自己收获更多,因此在这方面就更需要因材施教。”刘海方在辅导大二的同学时,会更倾向于有针对性的单独辅导。

        刘海方特别提到,“导师制更多是考虑学业或人生,帮他提供一些考虑的方向,把更多的可能性摆给他,帮助他作出更加Healthy的选择。人生选择困难在于不知道可能性,需要更多的资讯和信息,导师就是在提供这样的信息,帮助他们作出选择。”以小见大,又用大的方向来指导微观的选择。“每个同学都面临无数可能性,我害怕的是读到博士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我希望通过本科四年大量接触专业,和专业拓展,大量接触相关model,了解自己该往哪个方向走。”这是刘海方希望能提供给同学们最主要的帮助。

        谈及与同学们交谈的方式,刘海方认为可以多种方式共存。“微信是最主要的,但有些事,只能面对面才能谈的顺达、清楚。”刘海方十分愿意与同学们单独的交流,同时,在刘海方的组织下,两个年级的同学也可以在一起共同讨论一些问题,比如一年级同学们现在面临的困惑,促使大二的学长学姐们回顾自己一年级的经历,也受益匪浅。

        “做学问和做人是一致的,做不好人,做出的学问也就没有意义了。”当我问到刘海方是否认为导师制会花费自己过多时间是,刘海方宽博的思想让人感动。

        在采访的过程中,刘海方向我们讲述了许多她经历的故事。比如开导一位失恋的女同学,帮助她从失恋的困境中走出;引导一位不敢在课上发言的同学找到问题,最后能够在课上侃侃而谈。因为见过太多学生,所以刘海方就像一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总能为学生号准脉,找到问题的所在,分析利弊,从而解决问题。“如果他在这个隧道的最黑暗处,那(老师)就要为他指出往哪几个方向,可能就通向了亮光的地方。”刘海方如此形容自己所做的引导。

        在刘海方刚刚送走的一届同学中,除了一位同学以外,其他同学都没有心理疾患,顺利地毕了业。而这一位同学在高中时就患有了心理疾病,而到了大学,对自我要求很高,因此又旧病复发。此后的两年中,刘海方经常找她聊天。她需要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到刘海方的办公室来,一聊就会聊到很晚,而且他们习惯在不开灯的状态下对话——让黑暗安静的环境给她更多安全感。因为自己坚强与病魔斗争,加上刘海方的陪伴,她回国后两三个月的时间里,病症明显减轻。因为心理疾患的原因,这位同学耽误了一些学业,延迟了毕业。作为一位“大五”的学生,处在低一年级同学中,这位同学又开始感觉到了来自旁人异样的眼光。而且彼时,这位同学为了准备下一阶段的留学,正在打工,因此外观打扮属于校园内比较抢眼的。于是这位同学又开始了对自己与大家的不一样极度敏感、患得患失。

        这个时候,刘海方便意识到,若不紧紧抓住她,她可能又会再次陷入到那种恍惚的精神状态中。于是刘海方在那一段时间内格外关注这位同学,常在微信上问问这位同学的近况。“你最近怎么样?没有看到你发朋友圈呀。”仅仅是这样一句小的问候,让这位同学的感到有老师在惦记着自己。到了后来,这位同学自己都讲,如果自己不好起来的话,会有点对不住老师。

        就是在这样润物细无声的关怀之下,当这位同学离开燕园之时,她的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善——为去国外上学攒学费,她还开了一家卖花的微店,给老师送花,与很多朋友有互动。这些让刘海方放心,感觉这个女生已经有足够的韧劲和能力,能积极健康地面对生活和挫折了。

        “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理由说我有多忙,但是如果一个同学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人可以帮他,那真的可能就与一个救他的机会失之交臂了。”在清北这样尖子云集的学校,同学们往往更容易出现这样的心理问题,因此刘海方格外注重同学们遇到的问题,用心体会他们的难处,与同学们共情,希望能帮助同学走出这些逼仄的困境。她把这当作一种尽责的表现,也时时刻刻在导师制中实践着。

与12级学生合影

图片来源:刘海方

        如今,大学生“空心病”已成为一个热门的社会讨论话题。清北的名校学生在面临从万众瞩目跌落到平常人境地,更容易产生心理落差。然而目前的处理方法是把那些心理疾病达到一定程度的学生送进精神病院。刘海方并不十分赞同这种做法。她认为现在的青年——因为是独生子女,一直以来被过度保护,而缺乏独立面对生活困难能力的青年们,需要的并非是不对症的精神病院治疗,而是应该更多地倾听他们,陪伴他们,让他们在正常人的世界里慢慢痊愈。“(青年人)真的没心吗?还是我们的社会问题都集中反映在了他们身上?”刘海方抛出了疑问,“也许这个时代就需要更多精神上的陪伴和引导”,这是刘海方的思考,也是她默默为学生付出的。

        “导师制还需要更加规范的制度,让导师和同学们更有方向感。”谈及导师制,刘海方老师抱有极高的肯定,但同时也坦言,导师制作为新兴事物仍旧存在漏洞,希望在发展的过程中,能够进一步完善。导师制能够解决的绝不仅仅是学术的问题,更是成长的问题。导师在做的,就是更全面的了解每一位同学,帮助他们更好的把握自己的人生。